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二十五章 闻当年佛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宫本剑圣的死已经有一个月了,带动着整个东瀛的武术界几乎都陷入一个断层。

    巨大的悲痛笼罩在东瀛武术界中,但同样,抨击的声音亦是不缺,并且在某些有心人士的渲染下,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这其中不少人认为是服部剑圣所暗中命人进行的勾当,对于这种污蔑,服部剑圣只能回之以长叹。

    “宫本五十岚是整个大东瀛的罪人,第七感的浑天确实是天下顶峰的人物,但这又如何?如今他已经死了,并且拉着一大半的东瀛高手一起陪葬,只有一个石田空活了下来!”

    这种声音在东瀛武道界中甚嚣尘上,不少老人出现了,他们是上两个,甚至三个时代之前,也就是一甲子前的高手们,这些老者找到了服部剑圣,在这其中,服部剑圣甚至见到了三个时代之前的那位老剑圣——山冈大平。

    在当年,这位老剑圣可以称呼为当世的绝顶高手,号称“弥虎彻”,距离浑天只有一步之遥,但如今气血衰败了很多,早已不复当年,又因为身上带着一处剑伤,故而更弱了三分。

    “现在东瀛的武林全都靠你了,希望你不计前嫌,能够再度教导那些年轻人。”

    老剑圣是如此说的,而他的眼中带着一丝惭愧,服部剑圣用礼节接待了他,但随后给出的答复,却带着冰冷以及僵硬。

    “我只是一个已经要退休的老人了,当不起如此的重任,既然山冈前辈也曾经支持宫本,那如今便让宫本的弟子来担当此任不是更好?”

    山冈剑圣只是叹息,可任凭他怎么劝,服部剑圣也没有再一次出山的意思,这是得罪狠了,当初宫本剑圣前往龙虎山的事情,是被他们都认可的。

    击败了东土,等于整个东亚地区全都被击败了,因为其余的拳法国度,如泰国、老挝、韩国等,高手确实是有,但绝世人物则是一个也没。

    人王,也就是丹劲,各个国家都是存在的,但是到了罡劲,便是凤毛麟角了,而绝世人物....全天下也就那么几个人。

    并且,宫本剑圣已经达到了“无我剑境”,第七感的笼罩下,他几乎不可能失败,可如今,当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并且从没有人会想到,宫本剑圣居然会折在东土。

    而且杀死他的,并非天师,而是一个崛起才短短几年的年轻后辈。

    而且这个年轻后辈还曾经在他们这里杀过很多人,最后扬长而去。

    “听说如今的王青帘就是真正的天下第一?”

    山冈剑圣眼看无法说服对方,只好尝试着转移话题,服部剑圣目光冰冷,看着眼前的老剑圣:“宫本死得其所了,根据石田空的说法,宫本在死前那都是大笑着的,因为他死在百步飞剑之下,山冈先生难道不认为这是一种荣耀吗?”

    “百步飞剑?!这是真的?”

    山冈剑圣还没有听到这个消息,只是知道宫本被王青帘所杀,石田空疯的讯息,此时听闻百步飞剑四字,顿时浑身一震,包括剑道会的其他高手,眼中瞳孔俱都是猛然一缩!

    “不错,正是古往今来都不见的武学巅峰之技,百步飞剑!”

    “劲力凌空,或许有的人听这个称呼会很陌生,那么我换一个说法——凌空一寸打!”

    谈到凌空一寸打,便让很多人眼中的疑惑之色尽去,唤作这个说法,自然没有人陌生了,因为向前推一百多年,东土那位虎头少保,当时的天下第一,号称就会这种绝技。

    手不触人,劲力已至,听着玄乎的很,但若是劲大,又击中某种穴位,确实是可以做到一寸凌空这种境界的。

    “王青帘能凌空六寸!呵!宫本就是死在这六寸剑劲之下!”

    嘶——

    堂内响起倒吸冷气的声音,山冈剑圣的面色变了又变,最后叹息一声:“确实是死的应当了,百步飞剑,这是武学巅峰之技,我们这里无人能使,整个世界也没有人真正见过。”

    服部剑圣冷然道:“各位还有什么事情想要知道的?如果还有,在下必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如果没有,还请各位回去吧!”

    他的刀放在双膝上,面色冰寒如铁壁,山冈剑圣苦笑连连,站起了身子,对着服部剑圣深深鞠躬,道:“十分抱歉,服部君。”

    “抱歉什么便可免了,山冈先生!当初我阻止宫本之时,可没有人行如此大礼!”

    服部剑圣的语气已经很不好,那些高手都碰了一鼻子灰,只得悻悻离去。

    “这个混账东西!他倒是忘了,当年他上位时,我们是怎么支持他的!”

    “翻脸无情,如猪狗般!”

    有一些老高手在出了服部剑圣的“家门”之后,顿时开始怒斥,神情之中全是不满与怨恨,而山冈剑圣叹息:“我们之前做出了错误的决断,人本不怕犯错,大不了吸取教训重来就是了,但这一次犯下的错误太大了,导致牵连到整个武林。”

    “我们当初确实是做错........”

    他的话吐出,带着悔恨,但这字还没说完,忽然浑身上下汗毛皆炸,那所有的老一辈高手俱都如此,面色陡然绷紧,齐刷刷的看向前方一处地域!

    山冈剑圣觉得自己的心脏在此时都要停止跳动了。

    一个年轻人站在不远处,遥遥看着自己这些人,他的目光十分平静,甚至还带着一丝探寻与求知的意思,可就是如此平淡的目光,却让自己浑身颤抖,连那刀都拔不出来。

    浑身僵硬,那个年轻人开始走动了,一步一步,明明相距极远,但在这一刻,那步伐却好像俱都踩踏在自己的心头一般。

    “你好,请问这里的主人,是服部平寅吗?”

    年轻人用的是东土话,但自己却是东瀛人,然而对方似乎知道自己肯定会说东土话一般,就这么问了,而这种念头在山冈剑圣的心中升起,挥之不去。

    “是......就是这里.....”

    山冈剑圣的手按在刀柄上,但却动也不能动,对方点了点头,而后侧过身,向着那庭院大堂内走去,与山冈剑圣擦肩而过。

    仅此一瞬,山冈剑圣浑身上下如遭雷击,他的眼中甚至出现梵音禅唱,又衍化万千道影,有天人黑影张开臂膀拥抱高天,紧跟着,他仿佛见证了天地初开的创世之景,那是东瀛的神话,天照大神引导太阳降临高天原,普照万世诸神。

    “觉....觉......”

    “证觉?!”

    他下意识就吐出字来,根本没有思考,他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等到下一个瞬间回过神,那个年轻人已经进入服部家的大庭内,只留下一个模糊的背影给诸人。

    那种庞大的,不可敌的气势消失的无影无踪,山冈剑圣砰的一下双膝跪地,这位已经九十高龄的老人,背部彻底湿透,瞳孔泛白,嘴唇哆嗦,额头上青筋绷起,正是汗如雨下。

    “剑圣.....”

    “山冈先生!”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