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卷朝天子 第一百六十章 南庆十二年的彩虹(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腐,枪尖狠狠地扎进了大地之中,深入数尺!

    而那柄喂毒的黑色匕首却在他枪势尽发前的那一刻,已经刺入了他的腰腹!

    叶重的枪偏了,擦着五竹断腿边的布缕刺入了地下,紧接着雨中响起一声极凄厉的暴喝,他弃枪回掌,一掌拍到了那名苦修士的肩膀上,大劈棺一出,那名苦修士肩头立碎!

    然而那名苦修士不哼不痛,竟像是一个没有知觉的木头人一般,生生受了叶重这名九品上强者的一掌,鲜血狂喷之中,将手中的匕首再往前一探,完全破了叶重盔甲的防御,重创其腹!

    一股劲力波动在二人间炸开,炸的二人身旁的庆军高手震倒于地,两个人就像是一头大鸟和它的影子一般,迅即从马上飞掠而出,颓然撞入雨中,不知道撞碎了多少层雨帘,投向了远方……

    ……

    ……

    叶重废了,至少在今天之内,出手行刺的是影子。当那名苦修士悄无声息地瞒过场间南庆诸多高手的双眼,借雨势靠近叶重后方时,一直隐在暗中注视着场中一切的范闲,马上嗅到了一丝诡异的气氛,这是一种监察院中人先天的敏锐,世间大概也只有他和影子才能做到这种程度。

    范闲入京后没有联系过影子,因为连他也不知道影子这一年藏在哪里,但他知道影子一定不甘心,这位天下第一刺客,一定要为陈萍萍报仇。所以今天宫中一片大乱,范闲心知肚明,不知在何方的影子一定会觅机出手,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影子竟然是混在了苦修士的队伍中。

    一年前,他二人曾经与苦修士进行了一场大战,影子如何能混进去,这一点范闲也想不明白,然而至少在此刻,影子成功地削除了庆帝如今身旁的第一高手,将胜负往己方拉了不少。

    如果换成以往的任何一次行动,能够让影子出手的,肯定是任务中最重要的那个目标,这一点便是范闲都无法与他抢,就像上次入宫行刺的最后一剑那般。然而今天影子却是沉默地退后,主动地选择了叶重,那是因为他发现第一任监察院提司五大人来了,终身视五竹为偶像的影子,自然而然地选择了配合五竹。

    这,其实也是一种信任。

    ……

    ……

    范闲的目光只是在撞碎雨帘,不断后冲远离战场的叶重与影子二人身上拂了一眼,便转回了太极殿前的沙场之中。

    当叶重遇刺的刹那,太极殿前的众人难免有些慌张,攻向五竹行动不便身体的攻势也微微一乱,唯一没有乱的只是皇帝陛下,他根本没有去理会那名苦修士的出手,只是死死地盯着五竹的手。

    皇帝的眼中只有五竹。

    无比坚硬的铁钎此时已经弯曲折损磨平,看上去就像是一把极其普通的烧火棍,而这柄烧火棍却是带动着太极殿前的雨水,在空中尽情地挥洒着。

    啪的一声,铁钎击荡开了面前的一把长枪,然后在最短的时间内,沿循着最合理的方向,拍打到了握枪人的手腕之上。在那一瞬间,握枪人的手腕皮肤尽绽,筋肉尽碎,骨节刺出,再也握不住枪。

    喀的一声,铁钎顺着一把剑面滑了上去,沉重的压力压的那柄剑低下头来,已无锋芒的铁钎碰触到了那柄剑的突起处,猛地一下跳了起来,然后重重地落下,击打在持剑人的小臂上,直接将这条小臂打成了扭曲的木柴。

    一名苦修士一挥掌拦了上来,被磨成平面的铁钎头狠狠地扎进了他的手掌里,将他的手掌扎在了满是雨水的地面,然后铁钎挥起,重重地击打在苦修士的头顶,笠帽带着雨水啪的一声碎裂成无数碎片,苦修士光滑的头顶现出一道血水凝成的棍痕,颈椎处喀喇一声,瘫倒于雨水之中。

    铁钎的每一次挥动,都是那样的准确,那样的沉重,早已无锋的铁钎,在此时变作了五竹手中的一根铁棍,击开了面前密密麻麻的剑,砸碎了无数的关节,凭由血水混着雨水,在面前的空中泼洒着。

    铁钎再也无法刺进皇宫里无数高手的咽喉,却能击碎他们的咽喉。雨中艰难前行的五竹,似乎随时可能倒下,然而最终倒下的,却是那些奋勇拦在皇帝身前的高手!

    在这一刻,五竹似乎变成了悬崖上那个不苟言笑的老师,他的每一次棍棒,都会准确地落在范闲的身上,无论范闲再如何躲避,依然永世无法躲过,只是今天那根木棍变成了一根铁棍。

    一声闷响,一名内廷侍卫被铁钎击碎了膝盖上的软骨,跪到在了五竹的身旁,铁钎再次挥下,直接将此人砸倒在了石阶之下,震起一地雨水。

    五竹,终于站到了皇帝的身前。

    ……

    ……

    没有停顿,没有咒骂,没有眼神上的交流,五竹抬起了手来,手中的铁钎向着皇帝陛下的脸打了下去。

    天下没有谁敢打皇帝陛下的脸,但五竹就这样打了,而且打的如此理所当然,就像是在教训一个不孝子,又像是要殴打一个负心汉。

    当五竹站到皇帝陛下身前时,皇帝陛下的双瞳微微缩小,微有苍老之感的面容上,忽然绽放了某种光彩,然后他也举起了手来。

    便在雨丝都来不及颤动的那一瞬间内,皇帝陛下一直垂在身畔的左手,忽然出现在了他的脸侧,掌面向外,拦住了那一记铁钎!

    同一瞬间,皇帝陛下的右手握成了拳头,狠狠地砸在了五竹的胸膛之上!

    他那一双最可怕的双手,洁白如雪,似乎永远不染尘埃,不惹血息的双手,拦住了五竹的铁钎,打到了五竹的身上!

    ……

    ……

    人世间最后两名超越了人类范畴的绝世强者,第一次交手就是这样的简单,分别只是挥了一记,拦了一掌,出了一拳。

    然而换成除了他们两个人之外的任何人,都无法拦住那记铁钎,击出那一拳。

    皇帝那个可怕的拳头,狠狠地砸在了五竹的胸上!

    空气在这一刻似乎也凝结了,五竹的身体似乎在一这刻奇怪地悬停在了空中,然后如同一道箭一般,被狠狠地砸了出去,像一块沉重而坚硬的陨石,从石阶下飞了出去!

    五竹被击飞的身体,一路不知道撞碎了多少追截而至的南庆高手,皇宫太极殿前只见黑影过处,血肉乱飞!

    一声闷响,五竹的身体终于在数十丈之外落了下来,重重地摔倒在地上,震的身周的天地一阵颤栗。

    ……

    ……

    场间陷入奇异的沉默,此时还能活着,还能站着的人已经不多了。太极殿下,石阶之上,微雨之中,孤独的皇帝陛下,骄傲的皇帝陛下,依然保持着一掌护于前,一拳伸于空中的姿式。

    一拳将五竹击倒,这是值得庆帝骄傲的事情,然而他的脸上没有丝毫情绪,反而眸子里现出一丝冷意。

    五竹的那一记铁钎,击碎了庆帝附于掌上的雄浑真气,狠狠地击打在了庆帝的脸上。

    庆帝的脸此时很苍白,但他的左颊上却是红肿一片,唇角鲜血流下,就像是被人重重地扇了一记耳光。

    他缓缓地收回左手,低头看着掌面上的铁棍痕迹,这才想到,五竹的铁钎已经弯了。

    ……

    ……

    血泊雨水之中的五竹,忽然动了一下,然后异常艰难地佝着身子站了起来,手中的铁钎颤抖着立在地面上,支撑着他摇摇欲坠的身体,在雨中站了起来。

    艰难无比才走了那么远,走到了皇帝的身前,却被皇帝一拳击了回来,这是一件足以令所有人都绝望的事情。然而五竹的脸上没有任何变化,他只是再次拖着更加残破的左腿,用更加困难的姿式,更加缓慢地速度,再次向着太极殿下那个明黄身影行去。

    便在此时,晨间一直下着的大雨,微雨忽然间停了下来,天上的云层也渐渐变薄,皇宫里的视线渐渐清楚,似乎将要放晴了。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