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7章 悲喜剧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我真的不懂。”

    ‘碰’地一声,连景云把一大堆资料丢进置物筐里,力道是发泄式的大,惹得张暖在他激起的烟尘中连连咳嗽,“沈钦一开始就监视你出场,你不介意——”

    “我并没有不介意,”刘瑕说,木着脸收拾桌子,“只是介意也没有用,比起乱发脾气,更有建设性的做法当然是虚与委蛇,搞明白他到底想要什么。”

    “ok,你介意,但只是‘虚与委蛇’。”连景云翻了个白眼,在脸颊边比出双引号,“那之后呢,沈钦骚扰你的咨询,你不介意——好好好,不是不介意,只是比起发火,你觉得沟通是更好的办法。之后,沈钦越俎代庖来为你破案,你不介意,沈家人来骚扰你,你不介意,有那么多个你应该介意的点,可以让一个正常人操刀到月湖别墅去骂街——但你都选择了用沟通来解决,你甚至特么连生命因为沈钦受到威胁都不介意,然后,现在,好不容易沈钦走到这一步了,被你治疗得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了……这时候,你忽然间开始介意了?whatthe*?”

    刘瑕不理他,低头收拾桌面,连景云把手里的资料摔到桌上吸引她的注意力,盯着刘瑕,认认真真地问,“虾米?沟通呢?‘任何事情,沟通都是更好的办法’呢?——你怎么就忽然开始介意了?”

    刘瑕的动作顿住了,她抬起头面无表情地和连景云对视,过了一会,又低下头去拆电脑。连景云气得去扶脖子,张暖赶快上来,见缝插针地充当狗腿角色。“连哥哥,你先别说了,刘姐今天心情不好……”

    她偷瞄刘瑕几眼,吐吐舌头,小小声地说,“其实,我反而觉得,和别的那些比起来,这个……是真的没什么可介意的。叶女士和吴总……不早都离婚了吗,而且,人和人之间的结识,总是需要一个理由的,只是沈先生认识你的理由比较奇怪而已,但……这并不能改变沈先生对你的感情啊,刘姐。感情和认识的理由是没有关系的啊,不然,叶女士情人那么多,难道每一个的子女,沈先生都会喜欢吗……”

    刘瑕投去一瞥,她吐吐舌,赶快做个拉拉链的动作,“好好好,我自己闭嘴,我自己闭嘴……”

    环视办公室一圈,她又深深叹口气,“就是可惜了这么好的办公室,都没满一个月,装修还花了不少钱呢……又要回老地方了。”

    “介意的话,你可以留下来。”刘瑕终于开口了,头也不抬,照旧忙忙碌碌,声音清冷,“沈先生肯定不会介意的……这不是他一直致力在做的事吗?把你拉到他的阵营。”

    张暖和刘瑕说笑惯了的,忽然被冲这么一句,一时适应有点不良,她捂住嘴,眼圈要红不红的,看了看连景云,又忍住了,勉强笑笑,钻到一边去干活。连景云不平地瞪刘瑕一眼,见她毫无反应,终究叹了口气,“唉……”

    他也不说话了,弯下腰把几个箱子垒在一起,抱起来往门外走。“暖暖,等等我……”

    “……到最后还是无法摆脱。”

    连景云的脚步停住了,他回头看向刘瑕。

    她还是没有抬头,归置着桌上乱滚的圆珠笔,手指灵巧地排列好,按长短一根一根——然后是颜色,然后是形状。

    “到最后,还是无法摆脱。”她重复了一遍,“我们做的所有事,都是为了证明,我们是和父母不一样的人,直到有一天回头看,发现脚印排出的足迹,已经和宿命重合……泰坦尼克悖论,当你穿越到泰坦尼克号上时,你做的所有一切,都在无意中保证,那艘船最终会撞上冰山。”

    连景云的怒火忽然消失了,留下的只有深深的联系,他放下箱子,走过去把刘瑕拥进怀里,这一次不再犹豫,她也没有推拒。

    “我做的所有事,其实都是为了向我父亲证明,我和他不一样,他影响不了我的命运,没有他,我也能好好地活,我一样能获得幸福。”刘瑕轻声说,她的声音里开始出现一点哽咽,“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我真的接近了……我以为我真的做到了,然后……然后,原来我生命中最大的幸福,还是因为他,如果不是他遇到了叶女士——如果不是他破坏了两个家庭,如果不是因为他的罪恶,原来,我根本不会和沈钦认识,原来,我的幸福,是因为他的罪恶——因为这件事,我妈妈自杀了,我……我变成了杀人犯。”

    她抬起头,茫然地问,“你说,我怎么去接受,因为这件事而来的救赎和幸福?”

    怎么去?怎么该?怎么能?空洞的双眼与其说是质问,不如说是自问,连景云只能不断摇头——他收紧怀抱,但仍挥不去无力。

    “你会再遇到的。”他几乎是惭愧地说——此时此刻,他能提供的也只有这廉价的安慰。“你会再遇到的……一定会,再遇到的……”

    刘瑕把脸藏在他怀里,肩膀轻轻地抽搐,偶尔传出一两声抽泣,张暖拉开门探头进来看看,吐吐舌,要慢慢合上门,但已被刘瑕发现。她挣开连景云怀抱,摇头笑笑,擦着眼泪,“已经没事了——好了,来收办公室吧,最后一间了。”

    “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连景云的语气格外轻快,双掌一合,忙忙碌碌四处拾掇杂物。他抓起桌上的手提包,哐啷一声,什么东西落到了地上,“嗯?这是谁的手机?”

    “啊……叶女士的。”刘瑕还在揩眼睛,看到手机,她不由失笑,“那天太乱了,没来得及还给她,可能就带回来了……这几天包一直撂在这边——事太多,真的忘了。”

    她摁了摁电源键,“居然还有电……”

    连景云和她大眼瞪小眼,过了一会,无奈地拿过手机,“好好好,我帮你拿去还她……我去调查她现在的住址,好吧?”

    他随意地把手机塞进兜里,转身抱着箱子,再度走到门口——再度停住了脚步。

    “你知道……沈钦现在没回沈家吗?”他没回头,语气是小心翼翼的平静,“你说,他有没有可能,还和叶女士在一起?”

    刘瑕的动作顿了一下,她背对着连景云,让人看不清表情,“不论如何,那已经和我无关了……不是吗?”

    连景云欲言又止,自失地摇摇头,用肩膀撞开门,‘碰!’地一声走了出去。门在他背后被风带上,又撞出另一声碰响,灰尘扬起小小的旋风,刘瑕回头看了一眼,踱到落地窗前,望着窗外层叠的楼宇,轻轻嘘了一口气。

    连景云放弃了,接下来呢,还有谁?谁会为了沈钦来劝?

    除了她以外,这世上还有谁,对沈钦有一点点的关心?

    沈钦现在,又在哪里做什么呢?

    她的掌心,贴上了窗外铁灰色的苍穹:他现在,过得好不好呢……

    #

    “他现在并不好。”

    第二个上门的人是老爷子,“他妈妈已经回欧洲去了,但钦钦还住在她原来的那间别墅里……连门都没有去修。”

    以沈钦注重安保的性格,连破损的房门都不管,他的精神状况如何,也是可以想见的了。刘瑕专注地望着面前的咖啡杯,老先生的絮语就像是涓涓细流,从她耳边慢慢流过。“我已经让阿姨过去照顾他的饮食了,不过,和以前一样,钦钦现在吃得并不是很多,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少。”

    “颍川科技的吴总,确实是没想到。我不会瞒你,这件事,在家族里,是惹起了一点风波。”

    “像我们这样的家族,对婚姻的理解可能和一般人不同,虽然沈鸿和小叶一直都是各玩各的,但公开场合,还是很照顾对方的面子,不会让彼此太难堪。当时小叶为吴总提出离婚,上海滩是沸沸扬扬了几个月,这件事,也的确影响到了沈、叶两家人的关系,也令当时的我很恼怒。这些都是真的,我也不会否认。”

    “但,那已经是接近20年前的事了……20年前的观念,在今天就未必适用,人总是在变化的,时代也是一样,曾经很在意的事,现在回头想想,其实,说真的,那又有什么呢?何必为了过去的事,阻碍了今天的幸福呢?”

    “如果说这一切有错的话,错也在我。”几天的时间,沈老先生看起来苍老了好多岁,也许这一辈子,他都没有用这种祈求的语气对人说过话,“子不教,父之过,这个家每个人都有问题,归根结底,要归到我这个根身上,是我胡乱安排他们的人生,给他们灌输错误的思想,提供扭曲的教育,才让我的子女都变成这样的人,把问题带入在各自的家庭中,又造成了更坏的结果。如果,如果你对沈钦还有一点点感情的话,刘小姐,能不能请你把所有的怨恨,都对准该对的人——你可以恨我,刘小姐,你要我怎么赎罪,我都答应你。”

    老爷子的嘴唇有些微颤抖,他闭闭眼,努力地维系自己的最后一丝尊严,“但可不可以,请你再给沈钦一次机会?”

    刘瑕终于抬起头,她的眼神,锋利冷锐,就像是一片春冰,直直刺入老先生的双眼里。

    老先生的祈求,在这样的双眼里渐渐沉默,他瞪大眼,仔细审视着她的表情,似乎要在刘瑕脸上找到软化的蛛丝马迹,刘瑕摇摇头,她的语气,幽然又冷涩。

    “第二代的悲剧,就是因为你插手他们的人生,老先生,你确定,你还要重蹈覆辙,来干涉第三代的生活?”

    “可……”老先生猝不及防,“我这是基于关心——”

    “你插手第二代的生活时,难道就是基于不关心?”刘瑕反问,老先生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她再度摇摇头,“老先生,你已经老了……年轻人的事,还是让年轻人来处理吧。”

    老先生目注刘瑕,刘瑕毫不畏惧地和他对视,两人的眼神在空中,似乎擦出了无形的火花,空气变得渐渐紧绷,老爷子的手掌,不知不觉地按到桌上——

    “……好。”但最终,他还是退却了,他的脚步显得前所未有的虚弱,几乎是全靠着拐杖才站起来,转向门口的每一步,都走得虚浮又孱弱,一声幽然长叹,像是最终服老的宣言,缠绕门边,久久不肯散去。

    “唉……”

    #

    有沈铄的帮忙,她很顺利地把工作室迁回了原来的办公楼。再也没有人闯上门来,劝她回心转意,去拯救沈钦,但她还是能听到他的消息,多个源头,有意无意。

    “沈钦最近好像真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