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8章 BINGO?BOOM?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的fbi工作无关,我又从不认识麻省的任何教授,那么这条线的几率相应降低,应该是和他母亲那边的心结有关了。”

    “沈钦一直在监控我的网络活动,我也不想去贸然搜索什么,不过lucy说,叶女士一直都在欧洲活动,和我产生交集的最大可能……嗯,思前想后,似乎这个点,还要落在吴总身上。只是我一直不知道这是怎样的交际,会让沈钦都关注到我——但这推理已经接近成型。所以那天早上,当我坐到叶女士对面时,一切疑问都有了结果,所有的拼图回归原位,我感受到的并不是惊讶,而是推理被印证的喜悦——我知道,叶女士一定对你说过,她从未见过我,从时间点上来讲,这也是合理的,我出门上大学的时候她和吴总早离婚了,并且因为和滨海的矛盾,只能常年在国外生活……是的,她从未见过我,但,我却见过她呀。”

    刘瑕弯起眼笑了,“沈钦会因为母亲的离婚调查外遇对象,难道我就不能好奇,是什么激发了吴总的雄心壮志,让他忽然间兴起了如此决绝的离婚念头吗?”

    “我看过叶女士的照片,只一次,很多年以前,甚至不知道名字,也刻意没去打听,放纵自己的好奇心也只要这一次就够了。但这已经足够让我认出她来,而叶女士精彩的表现也让我猜到了整个故事的来龙去脉:如此具有掌控欲,和拯救者,对沈钦影响力更大的人肯定水火不容,沈钦对两个因素的回避是出于同一个事件,这个事件毁了拯救者和沈钦。所以他根本不愿提及母亲的名字,如果你一直以来在监听我们的对话,你就会发现,沈钦从没有提过叶女士,一次也没有——所以,他无法对我解释我们相识的因由。”

    “好,一个小题接一个小题,现在,整道大题的谜面也清晰了:我已经知道,你对我的过去一样了如指掌,每一次沈家人放出的黑材料,都是你通过沈二指使,目的并不是要伤害我,而是要通过阻碍我们的关系发展伤害到沈钦,你希望沈家人在我们的关系中从中作梗,破坏他和老爷子的关系,同时我因为害怕继续被挖掘拒绝沈钦的接近,这两者都是要断绝沈钦的精神支柱——换句话说,你是那种喜欢在精神上消灭对方的凌虐者,这种喜好会影响到你的思考模式,只要有的选,你都会通过精神操控和暗中推动来达到目的,而我已经知道你的实力不逊色于沈钦,你能破解他的电脑,这就让抓到你变得很难。我该怎么让你化暗为明呢?怎么让你浮出水面呢?在我和叶女士的整场会面中,我都在思考这点。”

    “你们这些黑客,都有监控关系者的习惯,这几乎是你们的本能,你之前也污染了警方的通信网络,所以我想,对于身负重任的叶女士,你没理由例外,甚至这种监视可能都是半公开的,因为,不客气地说,叶女士并不是太聪明,以她的年纪,她也不太会意识到手机被监控的危险性。所以,我可以利用叶女士的手机对你直接传递信息。此外,你肯定是知道叶女士和吴总的关系的,但你并没有在之前使用这个筹码——从你历次对黑材料的选择来看,你有由轻到重,始终保持有力筹码在手的习惯,所以,你认为这个筹码甚至比我杀害继父,沈钦连累安迪这些可能会让当事人精神崩溃的黑历史都更重要……那么,可以很容易地判断出来,在你心里,这个筹码有更特别的意义,不仅仅是‘会让沈家更反对我和沈钦’这个作用……你觉得它会击溃我的内心世界,就像安迪是沈钦的弱点一样,你认为这是我的弱点。”

    “你是怎么会有这样的联想呢?我不禁自问——啊,我想到了,我和沈钦是在高洪杰的病房外谈到吴总的,看起来你很关心高洪杰的命运,因为他脱离了你的安排,成为了你计划里的意外,而这段对话是你在监控高洪杰时的意外之喜……对我们的对话,你理解出的只有这点:我非常介意我父亲,所以,这个梗的作用也许比你预想的更大。”

    “——这就是所有的前置推理,解读出这些信息后,后续的部署就变得非常简单,最大的难点其实在于‘自然地保持你的监视’,如果我有和沈钦独处的时间,你就会对我们的决裂心存疑虑,不会现身得这么果断。所以一开始我就想用‘破解手机’为借口,把叶女士的手机带回去——幸运的是,在我回去以后,沈钦已经走了,这点对计划来说是很大的帮助,沈钦主动的进入了你的地盘,而且精神状态奇差,根本和我没有任何接触,现在,我们分别都清白地进入了你的监视范围里,对我们带来的信息,你已经完全放下了戒心。”

    “那么,我该传递什么信息呢,你想要看到什么样的我呢?我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你当然希望看到一个被你操纵得团团乱转的傀儡,喜悲都被你不动声色的摆布,我们既是你安排中的演员,又是你计划的第一读者,想想看,在你的安排下,素来淡定冷静的我,开始和最好的朋友冲突、对吼,场面极其混乱、狗血,情感冲突激烈得就像漩涡……这样的表现,该让你有多么的满足?”

    “等等!”连景云叫了起来,他几乎是不可思议地望着刘瑕,“所以,那天晚上,那天晚上,你——”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忽然提起你的心结?”刘瑕耸耸肩,语气无辜,但视线始终不离开画面中的霍德,她微微皱起眉:不管她如何巧舌如簧地鼓动气氛,尖刻挖苦、故弄玄虚……霍德脸上都没有一点反应可供分析,只有他的眼神还能证明他在听。“我不能对你说明真相,因为你不像我那么能演,而这个机会绝对不容错过,在连续n局被动应招之后,这一次信息优势,终于落到了我这一边。”

    “接下来的事就非常明显了,你可以回味一下次日早上我和沈钦的对话——你最大的劣势就是,你始终不在现场,错过了肢体语言和微表情这两大信息来源,而光靠对话我可以轻易地将你误导和迷惑。沈钦一早上都在试图鼓起勇气告诉我,他和我认识的真正原因,这是我们间的最后一个秘密。而我也一直在从旁打岔,这种节奏上的打断,次数终于多到了让他感到不对的地步,他开始注意到我的暗示:我已经什么都知道了,我想要把事情一次性解决……也许他还没有完全明白,因为他的智力毕竟有限——”

    “咳嗯!”屏幕边缘,有人响亮地咳嗽了一声,刘瑕唇边泛起笑意,但眼神依然不离霍德,她真正开始困惑了:如此的打情骂俏,是很明显的轻忽了,甚至近乎侮辱,霍德为什么还不动怒?难道他真的就完全不可能被打动?

    “好吧,不管怎么说,在叶女士说出真相,被你操纵着完成‘最后一击’的那一刻,沈钦和我四目相对,就在那一刻,他完全明白了一切——我早就知道了,我一点也不在乎,我会一直陪在他身边,我要一次性把这件事解决……所有之前我说过的话,全都有了意义,就在你的耳朵前,我们完成了对整个计划的所有交流。”

    “所以……”霍德突兀地打断了她的陈述,“那之后的一切,全是……表演?”

    “当然。”刘瑕唇边的笑意加深了,她说,“钦钦?”

    “到!”某人回答得可精神了。

    “剩下交给你。”刘瑕说,见霍德没有反对,她关上麦克风,转身示意张局和连景云靠拢过来,双眉也逐渐深锁,“有件事,我一直觉得很在意——”

    #

    “——剩下的当然都是表演。”沈钦得意洋洋地说,他盘着手,一副智者的样子,完全无视楼顶所有人或明或暗投注过来的注意力,口若悬河,“事实上,我觉得刘小姐的表演是多少有点浮夸了,那一跤实在是摔得很矫情、过分的刻意……我的表现,就要自然内敛得多,甚至可以说是本色出演。唯一的难点,仅仅在于我不能肯定你都有什么监视手段,所以必须时时刻刻都保持这种状态。我想刘小姐也是一样,在你还没浮出水面之前,我们当然不能互相联系,因为彼此都处于敌占区,任何通讯手段都不在安全,所以,我想她一直都在扮演绝情离去的负心女角色,而我就一直在扮演‘为伊消得人憔悴’,破碎而亡的痴心人。因为刘小姐很明确地告诉过我你要什么:你要我被伤害到体无完肤,你要消灭的是我的精神,之后才是*。她提示我去查你的mo,所以我去查了,而米歇尔的遭遇说明了一切,唯一的转机将必然出现在*到拐点上:你可以通过别人来远程消灭我的精神,但在最终消灭我的*时,你很可能会受不了诱惑,最终选择亲自出马。”

    “所以,你在网络上公开使用twilightking的身份,让我意识到你距离彻底崩溃已经不远,你开始处处安排后事,显露出浓厚的自杀倾向……借着连景云来安慰你的机会,你和他取得了某方面的默契,他为你安排了今晚的埋伏,”霍德接上口,语气不再疑惑,反而相当肯定和流利,仿佛只是为了印证自己的想法。“这地点也经过精心选择,不会被我从各类监控中发觉不对……”

    “bingo、bingo、bingo……”沈钦戏谑地鼓起掌,但肩膀完全没放松,看似轻浮得意的表情下,双眼始终锐利地盯紧霍德的一举一动,“霍德,愿赌就要服输,现在,牌都摊到桌面了,在像个绅士一样认输之前,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吗?”

    “……没有了。”霍德缓缓地摇了摇头,对沈钦的挑衅,他也没有任何回应,甚至连嘴唇都没挑一下,依然从牙齿中嘶嘶地往外说话,“已经完全了解了,再也没有,任何话题要问了——谢谢你,你今晚表现得非常完美——”

    他忽然扔掉了电话,一手绕到耳后扯下了什么东西,但沈钦无暇注意,事实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霍德的左手上,集中到了那个正被缓缓按下的激发按钮上——

    在那瞬间,时间似乎比平时更慢,霍德的动作被固定成一格一格,他的手指慢、慢、慢、慢地揿向了按钮,无数人向他飞扑过去,躯体在空中飞腾,但——

    ‘咔嗒’一声,按钮被按下的声音,清脆地回荡在夜空里。

    然后……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