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21.第421章 没了清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那个老板从后面房间里,搬来一个大箱子,上面有一个手臂大小的圆筒,可以方便把手伸进去。

    为了保证店家没有作弊的嫌疑,那老板把所有的卡牌都展示给水茗兮看了一遍,然后当着她的面儿,把卡牌放了进去,然后还把盒子摇晃了好几下。

    其实水茗兮在看了那些卡牌之后就认为,他们给不给自己看,其实都没有什么不一样的。

    这想要拿到好东西,运气可真要好到爆了才行……

    因为在那一百张卡牌中,有十分之六的卡牌都是石头。

    剩下的十分之三,都是一些不值钱的小玩意儿。

    最后十张,有一张,是张三丰的盛世风光瓷瓶,还有一张,是唐伯虎的生平所有的亲笔画卷,还有等等等等。

    水茗兮是十分好运的……

    她,抽到了一个……

    石头。

    等一下。

    这可不是一般的石头,当店家拿给水茗兮看的时候,水茗兮就感觉,这块石头,有着和其他石头比起来不一般的地方,而且它还呈钥匙形状,而且在店家给到水茗兮手上的时候,水茗兮就知觉得,这石头好像和她产生了共鸣。

    这许是个难得的宝贝。

    但这毕竟时间也不早了,水茗兮倒也不想打量太多,只是拿着那颗石头,离开了这个黑市。

    她一走,那个老板就关了店门……

    水茗兮一回到房间,脚,刚一落地,就道:

    “行了,出来,别躲了。”

    她走到桌边,一边给自己倒了杯清茶,一边道。

    这时,四周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水茗兮也不着急,只是喝着茶。

    须臾,暗处的北漠昊天走了出来。

    “跟了我一路,你到底累不累?”

    水茗兮不冷不热的看着他,道。

    北漠昊天不回答,这次,他的脸上再没有了那邪魅的笑,而是面无表情,眼神无波的看着水茗兮。

    “我说你这人真是很无聊,你说你不让我出去,我偷溜出去,你还一路跟着,也不干其他的,现在,你还什么也不说,我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北漠昊天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身,走进了黑暗,消失前,还留了句:

    “好生休息。”

    便没了他的踪影。

    水茗兮看着他离去的方向,皱了皱眉,暗自嘟囔了句:

    “这人脑子有病。”

    今天奇奇怪怪的,活像自己欠他钱一样。

    月黑风高,树影婆娑,平静的湖面忽然越过了几道身影,身形快的,让人还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就已不见了。

    他们停在了一个小竹林中。

    其中一个身影跪下道:“少主,宗主命属下给您带一封信。”

    说着,从怀中掏出了一封信件。

    那个被称作是少主的男子在月光的照射下,面容有些模糊。

    他快速看完了信,便撕毁了它。

    “你可以回去了。”

    他话音刚落,那人就不见了踪影。

    听他的声音,原来是北漠昊天。

    父亲竟然让自己不要再插手夙沙澜依的事!真不知道这个女人有什么本事,可以让父亲保她!

    信上的大致内容是要他不要再折磨夙沙澜依,并且于五日后,回去见他。

    不过,这三日后,可是夙沙澜依的成亲之日啊,别以为他不知道她这次出去干了什么,想要保住清白?

    这不可能,他的目的要快点达成,如何能让她这样拖延……

    这几日,水茗兮有了可以忙活的事情,自然也不会无聊的到处走走看看,而是整日呆在房里,磨练药品。

    这些东西,她必须得要亲自弄,才能保证不出意外,而且,洞房花烛夜,她还要找个替身新娘。

    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一个人。

    好,就她了。

    谁让她总是监视自己!

    她正邪恶的笑着,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咚咚咚。”

    水茗兮挑了挑眉,这不,这个监视她的家伙又来了。

    她从内室走出去开门。

    “含芷,你又来干甚?”

    水茗兮双手扶着门,自己挡在中间,不让她进来。

    开玩笑,让她进来,那还得了。

    含芷只是微微俯身,算是行了一个礼。

    “湘韵公主,奴婢奉了北漠将军的令,过来送饭,您一天都没吃东西了。”

    含芷的回答虽然恭敬,但却听不出来情意,就像是她只是奉命而已。

    水茗兮看了一眼饭盒,虽然散发着淡淡的香味,但是她还是没多少胃口。

    她也不好拂了人家北漠昊天的面子,只好勉为其难的接下了饭盒。

    “行,我知道了。”

    说完,欲关上房门。

    含芷继续低头恭敬道:“北漠将军还说,今晚早些休息,明日是您成亲之日,需要早起打扮。”

    水茗兮嗯了一声,就关上了房门。

    走进内室,她随手就把饭盒搁在了一边,然后继续鼓捣自己的药了。

    她要制作的,是******和软筋粉,还有一些可以帮助易容的药,当然,还有这些药的解药。

    她定要叫含芷好看。

    至于这些药品的制法,当初南宫给她的本子里,就夹杂了几份药品的制作方法,当然还有一些其他的药,只不过,她现在还用不上,以后再做也不迟。

    差不多,到了三更天,水茗兮才总算完工了,将那些药藏在了自己身上,这才去睡觉了。

    水茗兮余光瞥了一眼那饭盒,但最终,还是没有去吃,这饭,她怕有毒。

    但她没想到的使,就算她没吃,那饭盒里透出的香味,也已把毒传到了她的身上……

    约莫没到五更,水茗兮就被侍女们打扮好了,就等着迎亲队伍了。

    等了一个时辰,才等到了迎亲队伍,水茗兮趁她们不注意,把软筋粉涂在了自己手上,当然,在涂之前,她是服了解药的。

    那个含芷一直都是她的贴身侍女,所以,进洞房之前,她必定要扶自己进去的,到时候……

    因为有软筋粉的缘故,水茗兮一路上都没让任何人碰她的手。

    折腾了半天,又是游行,又是拜天地的,好不容易挨完了,到了下午,她才进了洞房,而皇帝洛羽宸还得和大臣们喝酒。

    和水茗兮预料的一样,送她进入洞房的,果然是含芷,就算不是,她也要弄个替身出来。

    在皇帝没来之前,含芷要陪着水茗兮呆着,就算洛羽宸来了,她也要站在门外守夜。

    马上药效就要发作了,这些老嬷嬷和侍女要是再不走,那计划就要泡汤了。

    水茗兮道:“你们先下去。”

    那些老嬷嬷都面面相觑,然后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皇后娘娘,这……老奴们等会还有一些事情要按规矩办……”

    她们说的隐晦。

    水茗兮这才发觉,她们等会是有一些关于洞房的事情,自己于情于礼,都不该让他们退下的……

    “皇上喝了太多酒,春宵一刻值千金,你们若是还在这里,坏了本宫和皇上的好事,该当何罪?!”

    屋子里其他人都连忙磕头:“奴才知错了,奴才知错了。”

    说完,退了出去。

    “含芷,你留在这里守夜。”

    “是。”

    含芷本来想离开,没想到这次,竟会被留下来。

    但含芷还没站一会,就发觉自己头昏昏沉沉的,而且手脚都好软。

    扑通一声,她就倒在了地上。

    ————

    夜幕降临,房门被人一脚踹开。

    洛羽宸嘴熏熏,摇摇晃晃的走进内室。

    易容成含芷的水茗兮,点上了******后,就退出了房间。

    床上的含芷,已被水茗兮易容了的,而且她现在,就躺在床上,浑身无力……

    水茗兮心里多少有些歉意,毕竟一个好好的姑娘,清白没了,而且,这清白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何其的重要,她心里很清楚。

    在门口踌躇了半天,里面的动静越来越大,她站在外面听的是面红耳赤。

    最后,她还是选择去了偏厅。

    皇后所住的,名为凤仪宫,奢华无比,水茗兮一边参观着,一边玩。

    反正今晚没她什么事了。

    不知怎地,走到了一个专属于皇后用的佛堂。

    看着桌上的那些贡品,水茗兮这才发现,自己已经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