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0章 chapter80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br />     今天我估计是下手重了些,池桥西转过来的时候表情和往常有些不一样,但是并没有生气或者臭脸,如果没看错,我觉得他脸上的表情更像是带着无奈,他用好听的声音对我说:“裴雨时,我们能温柔点吗?”

    我当时真的愣了下,因为笑起来的池桥西实在是帅得有些晃眼,当然我没有第一时间注意到池桥西说了我们两个字。

    我真的有些喜欢京都四中了,如果不是遇见了俞亦美,我想我真的快忘了我是为什么才来了四中。

    我在四中附近的一家生意超火的麻辣烫店遇见了俞亦美,这也是我第一次真正见到俞亦美,说实话,她本人比照片还要漂亮。可能真和她的家庭出生有关,她身上带着温婉娴静的纯,偏向时下正受追捧的文艺女神类型。难怪斯腾会为她破了例,她的确有这个资本。只是我没有发现自己在想起斯腾追求俞亦美这件事时,完全没有了当初郁结的心情。

    因为现在店里差不多都是京都四中的学生,所以俞亦美进入这家店时,很多人的视线都落到了她的身上,四中的校花,自然作为四中的学生都会或好奇或欣赏或暗自比较地把注意力移到她身上。如果说俞亦美的到来引起了店里的人第一次大规模注视,那么池桥西进来时就引起了第二次。

    难怪池桥西和俞亦美在四中会被传成一对,因为池桥西一出现在门口,刚才还有些高冷的校花,笑着站起来和他打了招呼:“好巧啊,桥西。”

    虽然我知道池桥西并不是为俞亦美而来,但是听到俞亦美甜甜地喊池桥西,桥西。我还是往我眼前的麻辣烫里再加了勺醋,好吧,我开玩笑的。但是我心情还是有些不愉快。

    我看见池桥西向俞亦美点了下头,表情倒是一如往常般清贵。池侨西向我走来时,我就把视线移开了。他来给我送一套资料,今天是星期五,所以我决定吃完麻辣烫回家,在我家,我爸会禁止我吃这些东西。所以池桥西问我在哪时,我就和他说了这。

    他在我对面的座位坐下,没有掩饰他对这家小店风格的不习惯,眉头蹙着。我接过资料,没有遗漏店里的四中学生们八卦地看过来的眼神。当然还有俞亦美的视线。

    我看见池桥西不习惯的样子,反而更想逗他。我是料定了他不会吃,所以用自己的筷子夹了一块牙签肉递到了他唇边:“可好吃了,你要不要尝尝?”我也的确是故意笑得很甜美。

    只是当池桥西皱着眉真的含过我递到他唇边的东西时,我笑不出来了。也无暇再顾及俞亦美是什么表情,因为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是,这是我已经食用过的筷子。

    我完全是脑子晕晕地,脸颊热热地跟在池桥西的身后,在一阵注目礼中出的麻辣烫店。

    我也不知道,第一学期结束后班级聚餐,本来要去m国旅游的池桥西在知道我也会去班级聚餐后,取消了去m国旅游的计划。

    我们在一家私房菜馆吃的饭,吃完饭后也不知道是谁开头提议的,一群高中的孩子居然起哄要去唱歌。

    也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要是能去盛庭唱一回,我高中的青春岁月以后回忆起来就值了。”

    京都四中的学生不像千江,百分之九十的学生都来自京都的富豪家庭,但是并不代表四中没有家世傲人的学生。只是这些学生比起千江的学生来更加低调。如池桥西,另外也如这位大手一挥决定请大家去盛庭潇洒一回的土豪。

    在包厢呆了一会儿,我出来上个洗手间,正好遇到了刚负责去买零食的池桥西一行人。也不知道池桥西和他身边的几个男生说了什么,大家都先进去了。只剩下了我和他,我和他的视线对上,看见他像是要开口说什么,只是还没等他开口,我远远地,远远地就看见了走廊那边正向着这个方向走来的裴准。

    我们家谁都知道,裴准最宠我,但是也对我管得最严,要是让他看见我在盛庭,估计他能直接把我拎回家。

    所以我的第一反应就是直接抱住了我面前的池桥西,把脸埋在了池桥西线条流畅的胸膛前。我好像感觉到池桥西修长的身体僵了一下。但是我那刻的注意力完全在不能被裴准发现上,直到听到裴准和身边的人说着话经过了我身边,我才敢把埋在池桥西胸前的脸蛋抬起来。

    不过我也没忘记池桥西刚才像是要说啥的样子,所以我问面前的池桥西:“你刚刚想说什么?”

    见他半天都不开口,我又把视线对上了他的眼睛。真的是千年难遇,我想我并没有错过他眼神中一闪而过的紧张。

    我想到我是要去洗手间的人,就忍不住笑了出来:“池桥西,你要说什么,能快点吗?我有点急着去洗手间。”

    他听了我的话,像是愣了一下,直到看到我毫不掩饰地笑了起来,才反应过来我是在耍他玩。其实也没耍他玩,我就是没那么急而已。

    池桥西的嘴角也有了笑意,我看着他笑更想笑,幸亏没有人,不然肯定会怀疑我们两个是不是撞了下,还把脑袋撞在了一起。我就在愉悦的笑声中听到了池桥西对我表白的话,他说:“裴雨时,我们要不要试着交往?”

    我笑不出来了,心里却感觉很甜。满满地像是有什么东西要溢出来一样,心都跳地有些快。我看向池桥西,他的神色很认真,他继续说:“我们可以考同一所大学,你在国内我就留在国内,你要出国,我们就去你想去的国家。”

    我说:“让我用拉粑粑的时间考虑一下。”

    我能看见池桥西的嘴角真的是想抽搐的意思,只是奈何他定力好,也可能觉得如果这时对我露出鄙夷的神色,可能我会说出拒绝他的话,所以他忍住了。呼了口气对我说:“你去吧。”

    转过身我就再也控制不住肩膀都颤抖了起来,也不敢去看后面池桥西在看见我肩膀抖动时是什么神色,去洗手间的路上我心情简直好地快飞起来。

    我刻意在洗手间磨蹭地久了点,计划改不上变化,我出洗手间的时候遇见了也刚从男厕出来的裴准。我:“。。。。。。”心里真的有种微微的蛋疼感。

    看着他那双波光潋滟的桃花眼慢慢眯起,我就知道他一定在想着把我拎回家了。

    我在他说话前对他说道:“哥,你如果此时把我带回了家,你可能会成为谋杀你未来侄子或者侄女的凶手。”

    裴准对我的回应是,像看个傻子一样看了我一眼。我知道他并没有听进去。所以我只能选择三十六计,跑为上策。

    这时候我也庆幸,幸亏我平时和我妈咪一起晨跑,而裴准像我爹地比较爱睡懒觉。我往包厢方向跑,所以看见了还站在外面的池桥西,他看到我跑得匆忙,像是要问我怎么了。

    我可没有功夫和他解释,不过看见他,我嘴角就笑了起来,我听到自己和他说:“池桥西,快带着你女朋友跑吧,你以后的大舅子在后面抓人呢。”

    我想,我当时脸皮可真厚。不过不厚,怎么才能抓住那么好的池桥西呢。

    我想,这样真好,和池桥西在一起真好。我已经完全放弃了和斯腾当时的赌约,为此有时候还会对池桥西产生内疚。至于斯腾,第一眼就让我想交往的人,我想可能当时是自己瞎了眼。

    在接到斯腾电话的时候,我更是认定了这个事实,我当时真是瞎了眼。接到斯腾的电话时,我正和池桥西在一家咖啡店自习。

    我真的没有想到斯腾会拿陆乘来威胁我。谁都知道,从小到大,裴准宠我,我宠我的表弟陆乘。

    另外,斯腾也真是敢,居然敢动陆氏的继承人。虽然我觉得被我小姨夫陆崛知道后,斯腾绝对会被扒一层皮,但是目前接到这个电话,我只能承认斯腾抓住了我的软肋。我不能对这个威胁置之不理。

    我和池桥西到的时候,我看见了我小姨夫陆崛还有在他身边的陆乘,自然还有被陆家的保镖压制住的斯腾。

    “表姐。”陆乘看见我很欣喜,他没事我也很欣喜。如果不是斯腾突然对池桥西说出了我们的赌约。

    我真的在那一瞬间讨厌死了斯腾,当然我也讨厌我自己,我不敢去看池桥西的脸色。我不知道池桥西有没有生气,因为他看起来似乎并没有把斯腾的话放在心上。

    我想他肯定是生气的,因为回家后,我等了三天池桥西都没有再理过我,也没有回我的短信。

    我给他发短信:“池桥西,我知道我当时真的很讨厌,可是我是真的喜欢你,我答应你和斯腾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别不理我啊。”

    “池桥西,你理理我吧,骂我也可以,但是不要不理我啊。”

    三天后,我茶饭不思了三天,终于决定像我爹地一样脸皮厚一点,我拿起手机给池桥西发了一条短信:“老公,我爱你。”

    池桥西的短信回的很快。

    “再叫一遍。”

    我终于理解了我爹地为什么有时候可以那么没脸没皮,原来真的很管用。我喜极而泣地正要再编辑一遍。池桥西的第二条短信来的更快。

    “来我家,我要听你亲口说。”

    好吧,这天我还献出了我的初吻。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