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8章 BINGO?BOOM?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那部电话。”

    刘瑕当然很快就上了线——当你身上绑着一圈能把一群人的脑袋和官帽都送上天的炸药时,你的要求总是会很快就得到满足的。而霍德说的第一句话,也淋漓尽致地展现了他的超高智商,在不到一分钟的短短时间内,他已经抓住了关键。

    “叶夫人的那部电话……在拿起它的那一瞬间,你就已经计划好了所有的后续?”

    “并不是。”刘瑕回答得也极为快速和果断,她没有撒谎——撒谎需要时间,时间会让他不耐烦,她不想在这样的时候刺激霍德的神经。“当时我只想在叶女士上报失窃,你反应过来之前把手机给沈钦,让他试着反追踪你的一些信息。”

    “那么,你是什么时候确定计划的?”霍德紧接着问,他开始换用英文了——这毕竟是他的母语。尽管依然面无表情,但他的语气充满了好奇,甚至还有一丝钦佩。“在沈钦回到叶家的那天晚上?那天晚上,手机被你扔在客厅……你进了房间以后,联系上king,和他商量好了全盘计划?但这并不合理,据我所知,king当晚整晚都在房间角落里缩着,整个房间里都没有能联系上外界的通信工具。”

    “我没和沈钦商量过,因为无法肯定他在叶家有没有收到监控,至于你说的计划……它是在我发现沈钦已经离开的时候自然成熟的,事实上,它已经在我脑海中酝酿了好几个月的时间了。”

    “……这么说,叶女士和你父亲的关系,对你并没有任何影响,当时的表现,完全出于你的演技?”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影响。”刘瑕合情合理的指出,“事实上,就和景云一再指出的那样,不管发生任何情况,我都依赖理性来判断,而理性地说,沈钦是因为什么认识我的,根本对我们的关系没有任何影响,我为什么要因为这点和他分手?又不是他促成吴总离开我母亲,我和他都是吴总与叶女士那段婚外情的牺牲者,我为什么要憎恨另一个牺牲者?憎恨这段关系给我唯一带来的利好消息?”

    “……”电话那头一片沉默,刘瑕推门下车,一边走一边说,“这就是永远都在远程操控的劣势,‘亚当’,你看,我一直处在沈钦的监控保护之下——顺便一提,他的做法以后还真不能叫做过度保护,在黑客战的力度下,这种保护程度简直完全是合理谨慎。至少,它成为了我翻盘的关键——我一直在沈钦的保护之下,你能了解我的途径并不多,因为,我,毫无疑问,是个非常善于伪装的人。”

    “而你,亚当,虽然你极为神秘,似乎是无所不知,但我不得不遗憾地告诉你,在我们那看似不对等的交流中,你才是位于劣势的那一方,关于我,你几乎什么都不了解,甚至连肉眼建立的粗略印象都没有,而关于你,我已经了解得太多太多了。你们这些黑客,把自己的行踪保护得就像是公主的内裤一样坚不可摧,但却毫不介意地把感情行为满世界胡乱抛洒,难道就没有一个人告诉你们,其实这样做,比暴.露自己的物理行踪更加危险吗?知道了你在哪里,我未必能抓住你,但一旦知道你想什么……我就能钻进你的脑袋里——”

    一边胡言乱语地拖延着对话时间,她一边快步走进临时指挥部,不少情绪激动的警察在四处乱窜,办公楼里剩余的人员正有序地从各个出口退出,张局叉腰站在台阶上方,沈三叔带着几个小弟和他纠缠不休,刘瑕用眼神和他打了个招呼,口型问,“应对方案?”

    张局摇摇头,也用口型回答,“再拖延一点时间——”

    刘瑕拉回注意力,继续话题,“——就像是控制着大鱼的黄吸虫,操纵你浮上水面,进入渔夫的网里。所以,是的,这一切都是我策划的结果,以及,不,我和沈钦并没有瞒着你偷偷联系,技术上来说,你们的确是在做同一张考卷,我并不是想说沈钦比你聪明啦……不过,从现在的结果来看,似乎不得不承认,至少这道题,他答对,而你却被题干信息误导,犯下了弥天大错。”

    电话那头传来得意洋洋的笑声,声音很熟悉,无视张局和连景云、沈三叔的白眼,刘瑕唇边,不禁因此也跃上笑容,她永远不会对沈钦承认——起码现在不会,也许稍后私下……在沈钦至少半小时的撒娇之后,她会不经意地暗示,在分开的这段日子里,有时她的愁容并非演戏,而是因为思念沈钦。

    笑声很快就中断了,也许是因为霍德的某个表示,不过,好消息是,即使刘瑕的言语有些调侃,他也并未生气——所有靠智力吃饭的人,都有个改不掉的坏毛病,那就是一定会对自己的错误寻根究底,正是这种本能让他们不断变得更加聪明,也因此,他们被这习惯控制得更深——也许霍德不是没猜到,刘瑕正在争取时间,但获取正确答案的渴望高于一切,他毫不犹豫地下令。“从开头说起,解释一切——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沈钦和你的潜在关系?所以才半点没有吃惊?”

    “知道他有一度是我的继兄?不,我知道得只比你想得要早一天。”刘瑕说,她凑到电脑前,在一排执法记录仪回传的画面里寻找最合适的观察角度,天台上的场景模模糊糊地出现在眼前——霍德在包围圈中,一手高举遥控器,另一手则拿着手机,至于沈钦,他被安排在人墙后方,但维持在霍德能看见的角度,偷溜出危险地带的可能性不大。“但知道他因为某个特别的理由关注我?从我们认识的第一天起就有所猜测,且这怀疑在我们逐渐熟悉后变得越来越浓,我很早就在想,会不会和吴总有关,所以在知道真相的时候我其实并不诧异,反而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很早就在想?”这一次,用不可思议的语气发问的就不是霍德了,而是沈钦,“可……可在我们的相处中,你从来、从来没问过我这个!”

    “我问了你就会说吗?”刘瑕唇边,蕴出微妙的笑意,“能说的话,会需要我问吗?”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似乎连沈钦都陷入了无语。刘瑕不再等霍德催促,便语速加快,开始介绍自己一路以来的心态变化。“刚开始受到监视时,我就想要知道沈钦的动机,他并非以窥私为乐的stalker,一般来说,热衷和被跟踪者交流的stalker,强调的是‘我一直在看着你’这件事本身,并希望欣赏到被跟踪者因此而来的种种负面反应。而沈钦每一次提醒我他在监控我,都是为了掌控我的行为,要求我按照他的规范行事。”

    “这和他本人的性格形成鲜明对比,从接触中可以轻易地感觉到,沈钦事实上脾气很好,至少对他喜欢的人属于二十四孝……对不起,忘记你是外国人,属于百依百顺型的追求者。所以题面非常简单,一个脾气很好的人在事关人身安全的某些方面对你充满了掌控欲,恨不得你一直活在他无微不至的监控里,那么比起恐慌害怕,你更该做什么反应?是不是该意识到这个人认定你的安全已经受到威胁,而他不能解释理由,这是他的难言之隐。”

    “考虑到沈钦特殊的性格,逼问只会对他造成不可测的伤害,而考虑到他的黑客实力以及处置犯罪事件的利落手段,还有那游走于正邪之间,非常有弹性的下限……如果连他都这么紧张,可见我受到的威胁并非我能独立应付,所以我不可能穷追猛打,以免他被我逼离,我只能在观察中猜测和寻找——想要解决掉你的心思,从那时候就开始确定。如果我是因为我自己的原因受到威胁,ok,那没什么说的,自己的恩怨自己解决,如果我是因为沈钦的关系被牵连,那么这种会因恩怨把目标放在无辜第三人身上的人才是所有矛盾的起点……事实是,你看,‘亚当’,我从来都不是那种偶像狗血剧的女主角,我不会感情用事,因为我本人基本上就没有什么感情。所以,整件事非常的简单,要结束被沈钦监视的状态,我该怎么做?发脾气?失控?和沈钦对立?不,最佳方案是和沈钦搞好关系,治愈他的种种心结,最后让他康复到、自信到可以告诉我真相的地步,然后我们再来一起解决所有矛盾的起源:你。”

    “这之中当然发生了很多事,这条思路时而脱轨,时而猛地往前推进,随着沈钦逐渐对我敞开心扉,威胁的侧写也开始清晰:沈钦最大的心结就是他口中‘那个曾拯救过我,教会过我的人’,但他从来不提这个人,不像是他和别人交流时,满口的‘刘小姐’,所以我想这个人和他的故事没有一个太好的结局,他也从不提他的母亲,虽然他的监护权是归给了她,两人少不了接触,而且对所有的男孩来说yissue永远是心理问题的重要起源。所以,这两者是他的最大心结,他都采取埋葬状态。那么我想他认识我不是因为拯救者就是因为母亲,要解释清楚来龙去脉必须提起这两个trigger,所以他才一直避而不提,考虑到叶女士现在的职业,以及沈钦在闲谈中泄漏的信息,我推断出拯救者就是那个让他进mit读书,在fbi工作的人,那么和他有关的纠葛比较可能威胁到我的人身安全,因为只有在那个圈子里,沈钦才能遇到自己的对手。试想叶女士一个投资银行家要对付我能做什么?没有什么不是沈钦不能解决的。所以,现在就又有一个题面了,沈钦和拯救者现在的关系并不优良,他担心我的安全,他在近期内自杀过——我看到过伤疤,那么很显然,要么他和拯救者反目成仇——但这不太可能,沈钦并未自信到可以和父亲角色坚持对抗的地步,如果他有,那么之后精神世界也不会崩溃,所以,那就是因为他的关系,拯救者出事了,而有人要报复他,所以就瞄上了我。”

    “从他说他在mit读过书开始,我就在怀疑,是否我们的相识是因为哈佛和mit的相邻关系,我在哈佛读了五年书,也许曾和他擦肩而过,然后,一个自闭宅对女神一见钟情,但却没勇气搭讪,之类之类的俗套前情。他可能因为羞怯,以及害怕被盘问,没有在一开始就告诉我这一点,但随着我们的关系的加深,心防降低,他会开始随意地提到mit、fbi的细节而我从不追问……沈钦是个非常喜欢交流的人,相识这么重要的点,他判定能说了但却从不说,所以,和mit无关,和他从事过的fbi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